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七章 不良帅

作者:卖报小郎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才一秒记住【努努书坊 www.kanunu3.com)

    深渊仿佛连接着地狱,张元清下坠了足足十分钟,仍然没有触底。
    越往下,寒意越重,封印之力也越明显,好在日之神力超然物外运转于体内,带来温暖,驱散寒意,减缓封印的速度。
    終于,张元清“啪嗒”一声落地,脚底踩到了坚硬的冰面。
    深渊底部没有任何光亮,但夜游神的夜视能力,让他看清了周遭的景象。
    他脚下是厚厚的冰层,前方是洞窟物,洞窟的墙壁、顶部、地面,同样凝结了厚厚地坚冰,就像、被糖衣包裹的山楂。
    耳边的呼吸声更清晰了。
    这时,夏侯傲天轻飘飘落地,身穿裹着一件暗红色大衣。
    “好冷,浑身快冻僵了。”他双手拢在袖中,哆哆嗦嗦,享受着大衣传来热力,再看身边腰背挺拔的张元清,酸溜溜道:“还是日游神好,皮糙肉厚。”
    张元清打量着他,“你披了火师外套还觉得冷?”
    “道具在这里也被封印大部分功能....嗯,这股寒气应该来自永夜职业,可是五行之秘不是咱们第二大区的副本吗,为什么会有第一大区的力量。”夏侯傲天跺跺脚,搓搓手。
    “封印在深渊的人,在古代应该去过第一大区,从在那里取得了层次极高封印法宝或者物质。”张元清说出自己的看法。
    黑铁扳指里传来秦代方士低沉的嗓音,催促道“这里不是闲聊地方,速速进入洞窟。”
    老方土很在意始皇帝下落嘛,他和始皇帝到底有什么恩怨?
    张元清深吸一口气,按捺住内心的激动,领着夏侯傲天进入洞窟。
    他就要见到兵哥了。
    踩在坚冰上发出“咯吱”但声音,夏侯傲天掌心燃起一团三昧真火,借着黯淡的火光观察四周。
    洞窟很深邃,内部空无一物,缓行五六十米后,终于走到底。
    首先吸引人注意是一的黑石棺椁,陈列在寒冰台上,棺椁表面包裹着厚厚地坚冰..
    其次是一道盘坐在棺椁旁的人影,他穿着迷彩军裤,白色背心,肌肉膨胀虬结,他五官普通,浓眉,高鼻,脸型略方,配上这身穿着和肌肉,给人一种粗犷野汉的感觉。
    这一刻,张元清感觉喉咙像是被什么哽住,眼眶不受控制的湿润。。
    夏侯傲天目光从棺椁挪开规看向盘坐的身影,惊讶“怎么有个人在这里,是匹配到五行之秘副本的灵境行者?看起来像蛊惑之妖,或者…”
    没说完,他见元始天尊泥塑以一动不动,便走上来打量他。
    张元清的表情让夏侯傲天愣了愣,意识到了什么,惊愕道:“你认识他?”
    “不认识。”张元清语气怜淡的否认。侯
    话虽这么说,但他无视了棺椁,径直走到冰雕面前,一言不发的注视着,沉默着收回目光。
    冰雕寂然而坐,没有温度,没有气息,没有灵魂波动。
    张元清看好久,终于收回目光,望向沉重的棺椁,道“我现在准备取出不良人腰牌了。”
    他这话是对戒指老爷爷说的。
    秦代方土默然叽秒,传来回应:“可以。”
    夏侯傲天催促道:“快点,越来越冷了,我感觉自己没穿衣服行走在北极冰原。”
    他的脸色已经开始发青发白。
    张元清打开物品栏,把刚才收起来的腰牌又取了出来。
    腰牌刚离,开物品栏,坚冰封印的棺椁便产生股吸力,将腰牌吸了过去。
    五颜六色的铜质腰牌在触碰到棺椁的瞬间,化作纯粹切能量,透过冰壳传递到了里面。
    见状,间张元清和夏侯傲天本能的警惕起来,提防着最坏的情况。
    伴随着五色能量进入棺椁,张元清感应到棺椁中,一股微弱精神波动凭空产生,更准确的说,是复苏了。
    微弱的精神波动难,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爆发,反而维持在“迷迷糊糊”似睡非睡的强度。
    俄顷,一道微小的精神波动从棺椁中传来:“何人带来了我的腰牌?”
    夏侯傲天和戒指里的秦代方士嘟没说话。
    张元清试探性的回应道“前辈,是我!”
    说完,他清晰的感应到棺椁里的精神力溢出,在自己身上“扫视”。
    “现在是何年何月?”棺椁里的精神波动骤然剧烈。
    “2023年1月,距离您所在的朝代。已经过去10400年。”张元清没有因为对方展现出的弱小而轻视怠慢的。
    因为棺椁里的存在,只是苏醒了一道意念。
    “2023年......”。棺椁里的意念喃喃自语。
    他似乎很在意时间?张元清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在这等人物的想法里,时光荏苒,白驹过隙,都是寻常。
    别说外面沧海桑田,就算世界毁灭,恐怕也不会太惊讶。
    棺里的意念传达出振奋的念头:“我熬到新时代到来了,我终于敌过了时光,苏醒在可以苌生的时代。”
    “可惜,我现在还无法出去。”他自言自语片刻,收起情绪,精神波动转为平静。
    “小子你能得到我腰牌,说明是有缘人,如果你是为了法宝或其他宝藏,那可以离开了,我什么都给不了你。”
    张元清正措辞怎么开口,夏候做天扳指里传来激动又急切的精神波动。
    “......您是不是始皇帝?”
    棺椁里的意念回复“始皇帝?呵,我不是他。”
    “你不是他?你不是他!”秦代方土喃喃自语,语气。既又高兴,又有遗憾既松了口气,又心有不甘,复杂口很。
    见秦代方士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张元清主动开口问道:“您是唐代不良帅?女帝时期的不良帅?”
    “是。”
    “您是如何参悟五行之秘的。”张元
    清开门见山的,棺椁里的意念淡谈回应“无可奉告!”
    “不是他。 ”
    说好的有缘人呢?张元清心,里吐槽,转而问道:“那您知不知道始皇帝的下落?或者消息?”
    对于这个问题,棺椁里的意念只回了一句:“始皇帝是古往今来,第一个领悟五行之力的人物,至于他的下落,我并不知道。”
    这就奇怪了!
    根据“五行之乱”副本里打情报,五行之力传承的方式是靠“夺舍”,除非不良帅是靠自己领悟五行奥秘,若不然,他肯定也被夺舍了。。
    这么说不太准确,应该是不良帅只是他在唐代的身份,之前肯定也有。
    如果不良帅并非始皇帝下,那么始皇帝在哪?
    莫非始皇帝的五行精华,埋藏在灵境的某个角落,并未被人得到?
    但是不可能啊,按照秦代方士的说法,始皇帝是人仙,而不良帅也是人仙。
    人仙就意味着拥有管理员权限。
    当初一份完整的管理员权限,或许可能分割出三四位初期的半神,但不可能分割出三四位中期半神。
    最多两个。
    在现世有五位盟主的情况下,灵境中的管理员权限,应该只有始皇帝一份。
    除非不良帅就是始皇帝,但他不愿意承认。
    这时,秦代方士叹息道,“你确实不是陛下,你若真是陛下就不会不承认,始煌帝雄才伟略,也目空一切,不屑说谎。”
    啊?他真不是始皇帝?老家伙你太武断了.......
    张元清有些不信,不过他对秦代方士较为信任。
    这次带夏侯傲天进来,也是出于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想法。
    担心自己真见到了不良帅,发生现在的情况,无法分辨对方说的是真是假。
    有个老古董陪在身边,好处大于坏处。
    他没有过多纠织结不良帅到底是不是始皇帝问道“您为什么会被封印在这里。”
    团棺椁中的意念娓娓道来:“自封并不能完全挡住岁月流逝,但我是人仙,寿元漫苌,故而能与时光赛跑,人仙以下,即便自封于此,三百年内也就化为冰尸了。”
    夏侯傲天听到这里,本能的提出疑问:“这办法也不难,为何只有你选择远走海外?古往今来的人仙,莫非都是榆木脑袋?”
    棺椁中的意念似乎是多年未与人对话,难得有人聊天,回答的很快:“因为我得到了昊天上帝只神谕,得到了苌生的办法。”
    昊天上帝,又是昊天上帝!张元清目光微凝,始皇帝就是打造出祭天套装后,于泰山封禅祭天,因此得到昊天上帝神谕,知道了苌生的秘诀。
    夏侯傲天心真直口快“昊天上帝是什么鬼东西?
    “住口!”秦代方士冷冷呵斥。
    张元清朝夏侯傲天摇摇头,示意他别乱说话,想了想,问道的“前辈,您是如何与昊天上帝沟通的?”
    棺惇用意念说道:“借助始皇帝留下祭天套装即可!”
    听到这里,张元清心里一动,泛起振奋和喜悦的情绪,祭天套装始终还缺一件头冠,但不知道在哪里。
    副本茫茫多,坐标错综复杂,舅舅找起来耗时耗力,若等灵境主动分配,更不可能。
    立刻兴奋的问道:“前辈,您知不知道祭天套装的头冠在哪里?”
    不良帅未必知道头冠下落,但既然曾经使用过,多少能给出些有价值口线索....
    “沉睡1400年,如何知晓头冠如今的下落?”棺椁中的意念说:“在我那个时代,白帝冠是剑修门派蜀山的镇派之宝。当初我向蜀山借了这件法宝,凑齐祭天套装,这才得到昊天神谕。”
    “蜀山?”张元清怎闻此派,觉得有点耳,念头一转,想起来了傅青阳给他的白虎兵众的帮派副本资料里,有一个叫“蜀山南苑”。
    这时,棺椁内的意念开始减弱,不良帅似乎又要陷入沉睡,
    本着羊毛能薅就薅的想法,张元清追问道“前辈,昊天上帝是何方神圣?他告诉了你苌生之法,可有告诉你脱困之法?”
    “小子,你想知道昊天上帝是何方神圣,便自己收集祭天套装吧。至于我如何脱困,需要时机......需要太阳之主诞生,融解冰层。”棺椁里的声音渐渐减弱,直至消失。
    夏侯傲天喊了几声,见不良帅毫无反应,连忙说道:“快撑不住了头物咱们上去吧。”
    他的睫毛凝上了白霜,嘴唇发紫,脸色煞白如雪,身上的暗红大衣冻的硬邦邦。
    “你先上去吧。”张元清没有动,低声道:“给我几分钟时间。”
    夏侯傲天咬了咬牙:“三分钟内,你必须上来。”
    他掌心燃着将灭未灭三昧真火,大步朝洞窟外走去。
    等到那抹黯淡的火光越来越远彻底消失在一片黑暗中,张元清在雷一兵身边坐下来。
    “什么信息都不告诉我,一个人藏在这里,找你找的真辛苦。我现在有女朋友了,她叫关雅,我还。有个女朋友叫小圆,还有啊,江玉饵不是我小姨,是我童养....以咱俩天天躲在被窝里用mp4看文艺片,做梦都想着女朋友,用实践检验真理,现在我都有三个媳妇了,你啥他不是。”
    “守序和邪恶的决战快来临了,不管我能不能成为太阳之主,你都有希望解除封印,回归现.....前几天我去看过周姨了,感觉她老了十岁。”
    “我只用了一年不到就晋升主案,你却要花三年,还是我更厉害,以后出去了,换我罩着你。”
    喋喋不休的诉说中,张元清忽然发现兵哥的右手不对劲,直插在裤兜里。
    而左手是自然下垂右,手里有东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