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3---36

作者:梁上君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才一秒记住【努努书坊 www.kanunu3.com)

    33---36

    第33章  稳定局势

    “沈县长,老板也担心你受了委屈,所以让我来看看你们,这事,你们就要受委屈,很有可能接着就是调查组的进入,所以你们得有心理准备,

    不这样做的话,网络的一边倒是压不下去的。”

    马英杰此时只得将计就计,安抚好沈汉昌和胡华润,当然也为了一个人心所向。

    “谢谢老板,也谢谢秘书长,百忙中还记得我们,太感谢你们了。上午我来安排,我们吃饭去吧。虽然我沈汉昌被停职检查了,但是秘书长在

    百忙之中来看我,我还是要请秘书长吃个便饭的。”沈汉昌的义气又发作了,恨不得现在就给罗天运和马英杰加以回报。

    “沈县长,我这次是秘密来亭子县的。关于我来的事情,只有你们二位知道,所以,这事一定要保密。饭,我是不会吃的。具体的情况我知道了

    ,我要回吴都给老板汇报,这一段,无论再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一定要忍着,不可以再有任何的行动,明白吗?”马英杰一边叮嘱沈汉昌和胡

    华润,一边起身,很明显有送客的意思。

    沈汉昌明显很感激,他很知趣地站了起来,走到马英杰面前,握住了马英杰的话,一个劲地说:“谢谢罗老板,谢谢了。我会听你们的话,不会

    再闹事的。放心吧,我不会再上他们的当。”说完,便和胡华润一起离开了马英杰的房间。他们一走,马英杰就给罗天运打电话。

    马英杰打来电话的时候,罗天运正在协商电子厂来吴都落户的事情,掐掉了马英杰的电话。马英杰便知道老板估计不方便接电话,于是出了酒

    店的门,独自开车去了老鹰山,他想要了解一下这个地方的人,到底有多少的矿石藏在山里。

    马英杰到老鹰山后,把车子停在了一个隐秘处,下车走进了山下的村子里,他正好遇到了一位老人,拉住老人问起了收成,以及老鹰山是不是

    有人来考察过的事情,老人说:“是啊,听说老鹰山上有矿石呢,来过好几波人,这一次肯定是真的。”老人的神色充满了期待,似乎这个山就

    是他的一样。马英杰看得有些难过,是啊,沈汉昌不让这里的村民们随意开采,乱砍滥伐,他一直在努力保护这个山,现在,却有人要来白菜

    价买走这个山,他怎么甘心呢?

    马英杰谢过老人后,就出了村子里。回车上,马英杰接到了罗天运的电话,马英杰便把情况向罗天运汇报了,罗天运听完马英杰的汇报后说:“

    我明白了,他们为什么要把这个策划事件放在你身上,他们在搅乱我的思维,让我首先排除掉你去亭子县任职的可能性。他们越这样,这事,

    我还越要走。只是,你要隐住,不能再冲动。现在回吴都,和小兰一起再回北京一趟,接杰克先生的同时,把马大姐请到吴都来,电子厂已经

    签约落户于吴都,新区开建的同时,就是电子厂以及文化村同时齐头并进的日子,你让马大姐一定要来参加奠基仪式,这事要快,他们现在的

    目标投到了亭子县的矿山上,还不会再搞吴都的破坏,我会把情况向朱天佑书记汇报,一定压下亭子县的县长人选,等你时间满了一年后,就

    去亭子县接任县长。所以,这一段时间,你不要再发生任何一件事情,而且不要再和邱丹丹来往,她考上了公务员,她就进,没考上,你不能

    再替她出头,明白吗?我们的时间保宝,和他们耗不起的。”罗天运在电话中如此告诉着马英杰,他没想到,老板还真会让他来亭子县任县长,

    更没想到冉冰冰的一出戏,竟然成就了他。

    “书记,我知道了。我会听您安排的。”马英杰没有过度地兴奋,而是用表态压住了自己的兴奋之心。

    罗天运便说了一句:“我挂电话了,电子厂还有后续问题在研究。”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马英杰此时是惊喜交加,他极力压住了自己狂跳的心。他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上任县长一职,他以为过两年后,他会再回秦县任职,没想到的

    是冉冰冰成就了他,不过一切都会是变数,一如老板所言,稳住自己的情绪,才是最大的胜利。

    这天,马英杰开车的心情格外好,亭子县的风兴在他的眼里变得异样地美丽,他知道再过几个月,他就会来这里任职,他的梦就要从这里腾飞

    了。

    心情好,一切都似乎变得格外地美丽。马英杰回到吴都后直接去了司徒兰所在的小二楼,他一见司徒兰,心情极好地说:“兰姐,我们去北京好

    吗?”

    “又是你主子的意思?”司徒兰斜着眼睛看着马英杰。

    “是的。书记说让我和你一起去接杰克先生,还要请马大姐来,新区几件大事全部放在一起热闹,热闹。我们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地实施自己的想

    法了,太好了。兰姐,你整理一下,我们出发去北京好吗?”马英杰的心情好到了极点,所以他根本没理会司徒兰的嘲讽。

    “你遇到喜事了?”司徒兰突然问了一句。

    “没,没什么。”马英杰结巴了一下,装作要给司机小汪打电话的样子,掏出了手机。

    “说。否则我就不去北京。”司徒兰盯住马英杰问。

    “兰姐,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会不会梦想成真的。前几天我让你看的亭子县的事情,我刚去调查清楚了,是路明飞们要夺亭子县的矿山,而沈

    汉昌县长不同意买山给他们,他们就下手了。而且还故意说是我要去当县长,联手冉冰冰演的戏。我刚把这事全部给书记汇报了,他说他明白

    了,这事暂时按兵不动,但是绝对不会让他们的人去当县长,估计我会去亭子县当县长吧。”马英杰不得不把这件事告诉司徒兰。

    “大好事嘛。不错,有进步。我去整理一下,你去车上等我。只要你在进步,我就会高兴,我最不喜欢你和不能沾边的女人沾在一起,明白吗?

    只要你不让我不高兴,这日子就很好过的,懂吗?”说着,司徒兰就上了二楼,马英杰出了罗天运的家。

    马英杰去车上等司徒兰,司机小汪没一会儿来就来了,马英杰把车钥匙交给他,不过此时,他确实是很心慰。只要能够上任县长一职,他以后

    的路就不愁进步不了。至少,他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就可以成为一方的一把手,总比他一直任副手强。有了这样的锻炼,他的未来还是充满了前

    途的和光明的。

    司徒兰很快来了,他们一起去了机场。在路上,司徒兰并没有和马英杰多说什么,大约有司机的原因。可是上了飞机后,司徒兰便开始教训马

    英杰,真正的一把手是不好当的,对外,对内,大大小小的事务,多而杂。官场需要的是杂家,而不是某一方面的精英者。一方面强大,另一

    方面必须弱小,而杂家就不一样了,方方面面要懂,你可以不精,但是你必须懂。

    马英杰一直很认真地听着司徒兰的唠叨,不知道为什么,他此时一点也不反感这个女人,反而那么欣慰,有她不断地唠叨,让他少走了不少的

    弯路,而且他的升迁之路也相当很顺很快了。

    到北京后,司徒兰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家,而马英杰住进了酒店,他给马大姐发了信息,希望和马大姐见一面,马大姐很快回了信息,让马英杰

    直接对她家。

    马英杰这天晚上,精心准备了一下,去了马大姐的家,把吴都最近的好消息全部告诉了马大姐,听得马大姐很是兴奋。最后,马英杰邀请马大

    姐回老家参加新区的活动仪式,马大姐欣然同意,并决定把马英杰策划的邱家湾社长和文化村申报给中组部,因为中组部已经在全国实施社区

    规范管理试点,到时很有可能是一行人去吴都,而不是她一个人。

    马英杰没有想到的事情全部在实施着,他只想有马大姐一人出席的话,整个活动就不一样的意义了,现在划入了中组部的试点之中,那种意义

    更是不一样了。

    从马大姐家里出来后,马英杰兴奋地给罗天运打电话,罗天运已经彻底解决了电子厂落户的问题,刚刚回到家里,心情极好,一见马英杰的电

    话,问了一句:“怎么样了?”

    “书记,太好了。马大姐说邱家湾社区和文化村的事情会申报给中组部,要纳入计划之中。到时候,不仅仅是她,还有中组部的考检团也会去吴

    都,让我们做好准备工作。太好了,我再让栾小雪赶快把手绣品赶出来。”马英杰高兴地说着。

    “不错,办得不错。”罗天运终于在电话中夸了马英杰。

    马英杰很有些心花怒放了,不由得说:“全靠书记指导,没书记的指导,我现在什么都不是。”

    “哈哈。”罗天运竟然在手机另一端大笑起来,笑得马英杰都有些不好意思,可见罗天运也是真心高兴着,这一段吴都全是负面的事情不说,罗

    天运也被绑住了手脚,动弹不了。现在,一切都朝着最好而且是最大的方向发展,只要社区和文化村纳入了中组部的计划之中,他就不再敢路

    鑫波的手往吴都伸了。

    ###第34章 大画家指导

    罗天运笑过之后就对马英杰说:“你早点休息吧,办完中,马上回吴都准备迎备中组部的考查团。”

    “好的,书记。”马英杰客气了一下,罗天运就把手机给挂了。

    马英杰赶紧给栾小雪打电话,电话一通,马英杰问栾小雪:“厂子的活怎么样了?”

    “很好啊。冷大画家亲自到现场指导我们手绣呢。”栾小雪也很兴奋。

    “冷大画家又去了秦县?”马英杰奇怪地问了一句。

    “是啊,他关于历史的绘画要在秦县完成,而且会现场指导我们手绣的。”栾小雪在手机中如此告诉马英杰,因为冷子军已经说过,栾小雪是艺

    术品,他不会去毁掉他心目中的艺术品,此时再听到冷子军和栾小雪在一起,他已经不再担心了。他相信有冷子军的指导,手绣品一直会上到

    艺术品的层面上来。

    “栾小雪,你们要抓紧,你转告冷大画家,这批作品等着要,所以你们加加班,一定要尽快赶出来好吗?因为中组部的考查团马上要去吴都考查

    ,你们的手绣品一定要在这个时候挂到现场之间,明白吗?”马英杰问栾小雪。

    “太好了。马英杰,真是太好了。只要有这样的展示机会,只要我们的产品有钱赚钱,姐妹们会加班加点赶绣出来的,放心吧。”栾小雪的声音

    是真实的兴奋,马英杰心里又动了一下,不过他很快说:“栾小雪,你自己亲手绣一副关于马首长在邱家湾驻扎的历史画面图,记住了,一定是

    你自己亲手绣的,而且要认真绣。”

    “为什么?”栾小雪问了一句。

    “因为马大姐要回吴都,她和中组部的考察团一起回来。只要她看中了你们的绣品,她可以作为礼品往国际交往中出售,明白吗?你一定要花心

    思打动马大姐,明白吗?先上网查查关于马首长在邱家湾建指挥部的历史背景,请教冷大画家,勾勒出大致的场景来,你再用厚重的色彩绣出

    来,要把你的感情溶进去,只有这样,人物,场景全能够在你手下活起来,明白吗?”马英杰在手机中指导着栾小雪,他对绘画了解一些,不多

    ?但是他相信,只要有情感,画面就可以活过来,就可以印入马大姐的视线之中,这是快速帮栾小雪进入最上层路线的方法。

    “我明白了。马英杰,我一定会努力的,放心吧。谢谢你哈。”栾小雪竟然在手机中客气起来。

    “栾小雪这是我应该做的,你成功了,就是我成功了,明白不?”马英杰在手机中竟然把自己和栾小雪又连在了一起,当然,他和她都是农民的

    子弟,如果不能快速溶进马大姐、司徒兰、罗天运等的圈子之中,他们会很快被淘汰掉,而且很快会被压死掉的。不过,他一直是感激于栾小

    雪的,没有栾小雪的牺牲和付出,他现在想进入红二代的圈子之中,怕是难于上青天的事情,所以,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会帮栾小雪成功的,

    他是真心话,栾小雪成功了,他一样有成就感的。

    “马英杰,我是真心谢你,这两年你对我的帮助太大了,没有你,我什么都不是的。”栾小雪说话显然比以前成熟而且有层次多了,这女人啊,

    其实也需要平台,需要溶入。如果长期在家里,长期做着家庭的工作,思维定式肯定是家庭主妇方式,她不可能跳得出家庭这个天地。以前的

    栾小雪除了自卑外,就是胆怯。现在她有手绣的功底,有冷大作家的指导,很快会成功的,马英杰相信栾小雪,因为她一旦投入,是全身心的

    ?没有哪一种投入比全身心更容易成功的。一如她对罗天运的感情,就因为她付出的是全部的真心,真情,所以老板对她不离不弃。仅仅因为

    年轻是打动不了老板的,因为比栾小雪更年轻,更漂亮的女人大有人在,他要找个女人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可是罗天运没有这样做,足以证明

    栾小雪的投入感动着他,没有哪一种感情比直入心间更让人难忘的。

    这天夜里,兴奋的马英杰只身去了三里屯酒吧,他就是想让自己全身心地放松一下自己。但是让马英杰意外的是,他居然看到了司徒兰和杰克

    先生,他们很亲密地往一家浪涛的酒吧走去,马英杰赶紧闪到了一边,他不想被司徒兰发现,更不想被司徒兰知道,他看到了她和杰克先生的

    亲密。

    司徒兰和杰克先生的背影消失了,马英杰很想去浪涛酒吧看看,司徒兰到底和杰克先生亲密到了什么程度,又担心真要被司徒兰发现了,他这

    是自找麻烦和烦恼。再说了,这一段,他不能再出什么意外和差错。而且这样的事情,知道得越多,会速朽得越快。

    马英杰叹了一口气,一转身,伸手拦了一辆车,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知道,司徒兰之所以不再找他,很有可能和杰克先生在一起,因为

    这个年龄的女人,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都是有需求的。

    马英杰竟然很有些心酸,也很有些不舒服。是啊,他完全可以让司徒兰寄托于他身上的,可是他不愿意,可是他不想再让给自己在老板面前抬

    不起头。没想到,一刻都不甘寂寞的司徒兰还是有了新欢,而且又是一个老外。这让马英杰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可是他只能装什么都不知道

    ,一如栾小雪的孩子在司徒兰手里一样,他只能装,除了装下这所有的秘密,而且让这些秘密腐烂于内心最深处外,他不能吐露半句的。

    北京的夜,于马英杰而言不再那么苦海无边一般,似乎他在睡下的那一刻,就能够看到窗台爬起来的曙光一般。

    马英杰是先从北京回来的,司徒兰说有事要办,和杰克先生晚一天回吴都去。马英杰已经知道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尽管没有亲眼所见,可是那

    种感觉存在着,好在,司徒兰避开了与他同行,这让马英杰轻松了许多。

    从北京回来的马英杰,一切按照老板罗天运的吩咐,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迎接中组部的考查之中,而马英杰写的关于社区的文章,在罗天运的修

    改下,发表在权威的理论刊物之中,一时间,马英杰又一次成为了吴都的大红人,不过,因为有罗天运的叮嘱,他是相当低调的。再说了亭子

    县的事情,罗天运一直顶着,他是派了调查组进入亭子县,但全是罗天运指定的人,而且让他们在亭子县慢慢调查,他是在故意托时间,等吴

    都的各项事务全部展开后,他要放马英杰走,放马英杰再一次去基层锻炼,只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的马英杰,一旦下到了亭子县就要当家作

    主的。亭子县的书记快到站了,他是一稳再稳,当然了,罗天运现在需要这样的一位书记替他稳住亭子县。

    罗天运还是暗地里派出专家去了亭子县,而且确确实实考查到了老鹰山藏着一种罕见的矿石,价值无法估量。这让罗天运很意外,他没有想到

    在吴都这个地盘上还有这么罕见的矿石,当然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路明飞无孔不入。从吴都抢不到地,竟然又打起了矿山的主意,可见路明飞一

    直就在玩着这种侵占国家财富的勾当。越是这样的时候,罗天运越不会让他得逞。

    罗天运把关于亭子县的情况和朱天佑书记作了很详细的汇报,朱天佑书记在电话中说:“这件事我知道了,老路目前还没有提,但是有话放出来

    了,说要让他的秘书小安子下去任职,我估计他们的目光就锁在了亭子县。关于这件事,你做好亭子县的稳定工作,到年底选举的时候,再动

    人。我会压下老路的提议,你们的调查工作一定要做细,细到他们无话可话的程度。另外,城乡一体化建设,吴都是试点,已经批下来了,相

    当的政策也会往吴都倾斜,所以,吴都的担子很重,很大,接下来媒体的关注点会在你们吴都全面开花的,所以,这个时候,一定要把工作做

    细,细到让他们抓不到任何把柄。你们的社区化的文章写得很好,我读到了。而且文化村的点子也很不错,中组部考察团也决定把吴都作为重

    点考察点,下一步的工作,就要以吴都试点为招牌,给出亮点和特色了。”朱天佑书记在电话中如此指示罗天运。

    “大书记,放心吧。我已经让马英杰全面主抓这次迎接考察的工作,而且亭子县的县长一职,我有意让他去接任,越是这个时候,我越会小心应

    对他们的。”罗天运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朱天佑书记。

    “好,重点培养一下这个小家伙,他还是很有前途的。”朱天佑书记说了这一句后,就挂了电话。

    罗天运已经取得了朱天佑书记的支持,所以他派下去的调查组,名义上是调查沈汉昌事件,实际上是在控制整个亭子县的局面,而且他在暗中

    指示沈汉昌一定要保护好老鹰山,沈汉昌在这个时候,已经是死心塌地跟着罗天运这一边走,所以网上被转得满天飞的贴子,就这样不了了之

    ?

    ###第35章  这女人无处不在

    这天,罗天运、高发利以及马英杰一帮人去了吴都日报,曹玉林领着一帮中层干部出来迎接他们,冉冰冰竟然很熟悉他们一样,站到了最前面

    ,马英杰看到她,不由拿眼睛瞪她,可她视而不见,满眼都是罗天运,恨不得此时罗天运专程走到她面前,让她在所有同事面前大涨面子一般

    ?

    罗天运和曹玉林社长客套了一下,就要求去看看印刷厂,其他的干部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可冉冰冰却没有走,竟然拿着相机又在拍照,罗

    天运火了,对着冉冰冰说:“我说了,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我不需要版面来放这样的图片,你没听见吗?”

    正在上楼的中层干部们全回头看冉冰冰,冉冰冰闹了一个大红脸,可她很有些不甘心,说了一句:“书记亲自下到基层来指导工作,我们记者如

    果不报道这样的场面,就是失职。”

    高发利和马英杰同时看了冉冰冰一眼,他们没有想到冉冰冰竟然敢顶嘴,而且罗天运是一个很低调的人,他来报社考察工作,一来是为接下来

    的新区工作增强版面,二来听说印刷厂的设备还比较落后,他要以视察的名义给报社一笔资金,确保在新区各项工作启动后,宣传版面跟上。

    可冉冰冰却误读了罗天运的意思,竟然以为罗天运是在作秀,还和罗天运顶嘴,这让马英杰暗自发笑。

    果然,罗天运对曹玉林社长说:“记者是为宣传服务的,不是为我罗天运服务的,这件事玉林同志看着办吧。”

    曹玉林社长也吓了一大跳,而冉冰冰愣住了,她没想到罗天运会当着全体同事的面让她下不了台,更没想到罗天运会真的处置于她,不顾一切

    地喊了一句:“谁敢动我,我就把谁的老底子掀出来。”

    “你捅的娄子还少吗?亭子县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玉林同志,我们吴都不需要这样的记者。”罗天运丢下这句话,就往印刷厂的方向走去

    ,冉冰冰还想说什么,马英杰走到她身边说了一句:“好自为之吧。”

    冉冰冰一怒之下,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她给李惠玲打电话,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李惠玲,李惠玲却在电话说中说了一句:“冰冰,我有个外

    国朋友,五十岁了,想娶个中国姑娘,我觉得你的条件很符合他的要求,要不,你跟着他走吧。我现在算是明白了,政治这个东西,不是我们

    女人玩得起的。亭子县的事情好象被朱天佑书记知道了,他压下了路省长的提议,小安子是去不了亭子县的。我们的计划又一次失利了,所以

    ,你在吴都的处境会越来越困难的。同为女人,我还是建议你走,离开吧。”

    “谢谢李姐。”冉冰冰此时已经泪流满面,动情地叫了一声李姐。此时,她除了走,除了离开,还能有别的路吗?好在,李惠玲没有丢下她不管

    ,好在,她可以借助男人的力量离开这个破地方。

    冉冰冰到底什么时候走的,栾小雪和顾雁凌都不知道,这一段时间栾小雪没日没夜地赶冷子军的画,而顾雁凌的全部兴趣也被这一个接一个的

    设计方案所吸引住了,在秦县的时间远远多于吴都,吴都发生了什么,她们一无所知。

    一晃中组部的考察组到了吴都,这个时候杰克先生的规则图已经在吴都全面开花,而司徒兰似乎很忙,她很少找马英杰,马英杰由于忙着应对

    中组部的考察组,也没时间关注司徒兰。倒是孙紫娟,给马英杰说了好几次,想让罗天运去自己家中尝尝她做的菜。马英杰答应帮过中组部的

    考察就去,让孙紫娟乐得合不拢嘴,在接待中组部的问题上,她可是全身心地帮着马英杰,要人给人,要物给物。

    马英杰把邓散心从党校弄了回来,还有余杰,他们再一次绑在了一起,大力地迎接马大姐和中组部的到来。

    中组部考察组到来的这天,吴都到处充满了喜庆的场面,当然到处都是机器的轰鸣声,热火朝天的干劲,在吴都掀开了最新一章。而中组部先

    去了邱家湾社区,这是最新打造的社区,由丁红叶公司提供的规划方案,而她的公司已经在打造吴都最豪华的小区,不过,马英杰由于忙,也

    没关注过丁红叶公司的事务。

    这天,朱天佑书记,路鑫波省长陪着马大姐还有中组部的考察组先参观了邱家湾的社区打造,规划图做得很漂亮,这一点让中组部的领导们赞

    口不绝,路鑫波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只是在马英杰眼里,他的笑总是藏着什么一样。

    参观完社区后,在罗天运的提议后,一行人去了文化村,已经有一个村的改造完成了,统一的小二楼,整洁漂亮地印入了各位领导眼里,进村

    的路全部是新修的水泥路,马大姐对这个改造很是满意。

    当罗天运把所有领导引入村里的档案馆里,栾小雪和她的一帮姐妹们赶绣出来的巨型历史画卷,闯入了所有人的眼里,这一个创意太出乎所有

    意料,也吸引了全部领导的驻足观望。

    罗天运的脸上显然有了全所没有的兴奋和喜悦,一方面这画卷里有栾小雪的功劳,另一方面,他没想到这个创意让所有领导如此感兴趣,特别

    是朱天佑书记,大加赞赏和肯定,此时罗天运便适时说了一句:“这是秦县女子手绣厂的产品,我们准备进入世博会的产品。”他正说着,马大

    姐惊叫了一下,这一惊叫,所有人都朝着她的叫声看去,原来她发现了栾小雪亲手绣的另一副关于她父亲的画面,她感觉把父亲以及那个年代

    的种种绣活了,而且色彩的搭配上,极有厚重感。她完全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文化村里,会看到一针一线之中的杰作,而且这是唯一的,不可

    复制的。

    顿时整个文化馆里,到处都是闪光灯在闪耀着,到场的记者全部在拍照,而马大姐真被这样的手绣品感动得当场落泪了,她这一落泪,关于马

    首长和他的据驻地顿时成为记者们抢拍的作品,甚至超过了那副巨幅的画卷。

    马大姐把马英杰叫到了自己的身边,她问马英杰:“这是谁绣的?”

    马英杰怔了一下,因为罗天运就在他们身后,他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可是他又不能不回答啊,他可是答应过栾小雪的,是他策划出来的产

    物,他当然要珍惜这个机会,便对马大姐说:“是我爱人。”

    “什么?”此时,马大姐的惊异超过了所有的。而此时,罗天运的脸上却出现了一丝看不见的尴尬,他显然听到了马英杰和马大姐的对话,也显

    然知道了这幅手绣品是马英杰有意让栾小雪绣的。

    “她在秦县开了一家手绣作坊,如果马大姐不急着回北京的话,我带您去看看好吗?”马英杰趁机推出了栾小雪的厂子。

    “再忙,我也要去看看。”马大姐的兴趣完完全全被激发出来了,她实在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一幕出现在文化村里。

    因为文化村的亮点很多,除了手绣品,还有各种年代的农耕工具以及秦县为革命而战争的各种武器,这可是马英杰让邓散心,余杰花了大量的

    心血从农家找出来的,而且这种把村子规则成如此漂亮的新模式,得到了中组部领导们的一致赞同,跟随而来的大报记者要全方位的采访罗天

    运,罗天运想推,朱天佑书记走过来说:“天运啊,超出我的想象力啊,这样的经验要大力推广,这一次,你就别谦虚了,好的经验就要大力推

    广嘛。”

    朱天佑书记的话一落,中组部考察组的刘组长,也是中组部的副部长也对记者说:“天运书记的话很对,好的经验就要大力推广。我看,吴都不

    仅城乡一体化打造得很成功,在打造过程中,文化产业做得好,做得巧,需要大力推广。”

    “对,要大力推广。别说我偏心啊,自己的家乡自己的爱。我虽然没在吴都成长,可我流着吴都人民的血统。再说了,这一次回家乡,我实在太

    感动了,太意外了。我没有想到家乡变化这么大,这么精彩,而且我以为再也见不到的水绣品,居然这么巨幅地展现着,太让我震撼了。”马大

    姐什么时候走过来的,罗天运还不知道,她直接接过了刘部长的话,她这么一说,记者们的闪光灯更积极了,采访的热情被推到了至高点上,

    无论罗天运想也不想,他都被推上了主角的位置,成为记者们助他,他已经向高层提出了,让罗天

    运成为江南省的常委,吴都的业绩已经被各大报纸争相报道了,所以对于罗天运成为江南省常委没有任何悬念。

    当一个接一个好消息传来的时候,罗天运很有些人在空中飘的感觉,他一直想要的结果已经在一步一步实现着,唯一让他此时放不下的是栾小

    雪。

    在文化村展出了栾小雪她们的作品后,马大姐坚持要去栾小雪的厂子,跟着马大姐一起同行的还是几家权威的报纸记者,他们对栾小雪们的这

    种手工作坊也极为感兴趣,一时间,栾小雪们的产品被多家报纸转载,进入世博会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而让栾小雪没有想到的是,在盛名之

    下后,给她带来了巨大的收益。除了手绣坊外,她和顾雁凌成立的合作社也被报道出去,她们注册的将军牌系列大布产品,一时间成为吴都以

    至整个江南向全国甚至是出口礼品的首选产品之一,因为有政府礼品这个强大的靠山,厂子被一扩再扩,这是顾雁凌没有想到的,更是栾小雪

    没有想到的。特别是栾小雪,她现在不仅仅是总经理,更是师傅,一时间,栾小雪这个名字成为了很多山里女孩的梦想标志,也是激励她们自

    力更生的一种榜样人物。

    栾小雪的事业越做越大,她和罗天运见面的机会却越来越少了,各自都在忙着事业,就连打电话的时间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保贵的。因为白天,

    罗天运这里人来人往,各种事务的繁忙让他无没办法儿女情长,可是一回到小二楼,司徒兰的影子,孩子的哭声,小菊哄孩子的声音,让他没

    办法和栾小雪缠绵。

    时间其实是一种良药,可以医治任何伤痛。可是时间也是一种淡忘,让栾小雪似乎都忘掉了,她还在一直爱着的那个男人,她现在的所有兴趣

    ,所有的热情,以及所有想法,全是这个厂子,全是实实在大的收入。她终于第一次有了属于她想要的财富,她在秦县县城给自己的嫂子买了

    一套房子。此时,在马英杰的帮助下,哥哥念刚被提前释放出来了,就在嫂子一家搬进新房子的时候,侄女栾小娇考上了吴都一中,她本来想

    去栾小雪家借宿,被栾小雪赶到了学校,她极为不甘心地骂这个小姑子小气,无论她如何骂栾小雪,可是栾小雪就是反对栾小娇去吴都的家里

    借住,她肯定不能让栾小娇知道她和马英杰之间的秘密,这个秘密一直是她的痛,可是这个秘密又是她无法说出来的秘密。

    栾小雪在没有自己的厂子之前,那么渴望怀上她和罗天运的孩子,现在有了厂子,仿佛厂子就是她的孩子一样,让她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想

    孩子的事情。

    一晃荡,世博会开始了,栾小雪作为吴都的代表之一去了上海。这是她第一次去上海,也是她第一次独立出远门。马英杰本来是想陪着栾小雪

    一起去的,只是亭子县的事情还在研究之中,罗天运让他低调一些,除了在政研室做些理论文章外,马英杰推掉了所有的活动,就连承诺孙紫

    娟的事情,也一直没对现,气得孙紫娟都骂他,得了好处就不记得她这个姐姐,马英杰除了苦笑地解释外,他也没别的办法。这是需要老板决

    定的事情,可老板现在的心都在各项启动的工作之中,连栾小雪都没有时间去见的人,他哪里有心情去应付孙紫娟呢?

    他是担心栾小雪一个人应付不过来,顾雁凌因为怀上了孩子,是不能女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不知天高地厚似乎就是她们敢想,妄想的资本。孙

    紫娟就属于这种,她怎么就会想着罗天运会对她有意思呢?这是马英杰很不明白的一件事,当然了,由于他没有替孙紫娟办成这件事,两个人

    之间的交流自然而然地少了许多,马英杰不好意思去孙紫娟的办公室,怕她逼着请罗天运去家里做客,孙紫娟作为副市长,肯定不会往马英杰

    办公室里跑,一时间,关于吴都的小道消息,马英杰还是听得少得多。

    在这样的时候,马英杰还是想陪栾小雪去上海的。和栾小雪一起去世博会的。马英杰内心想和栾小雪一起去,可又担心老板有想法,上次马大

    姐问起栾小雪的情况时,他其实是看到了罗天运脸上的表情,尽管罗天运的表情当时很快,几乎就是一闪而过,可是马英杰还是看到了。当然

    ,他一直都在留意老板的表情,这么大的活动之中,他最最关心的还是老板罗天运的情绪。当然了,老板罗天运肯定最关心是中组部的满意程

    度了。所以,现在,马英杰最终除了祝福栾小雪以外,他还是决定放弃陪栾小雪的打算。

    当然了,马英杰有私心,他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让罗天运心存介意,他还是想去亭子县接任县长一职,这个职位一天不宣布,就会存在变数

    ,对于有变数的东西,马英杰除了低调地等待,就是老老实实地工作,只有这样,才能让老板心甘情愿地把他再一次送到基层去。这些的基层

    的意义与上次不一样,上次是配角,这一次是主角,谁不想在自己的官路上成为一个又一个的主角呢?

    罗天运也在等,等年底的会议进入江南省的常委名单之中,虽然吴都已经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了,但是此时的他反而格外低调,他想栾小雪,

    栾小雪的创业之路被各大报纸当作励志人物报道着,这等于给了将军牌系列产品的免费广告,现在,厂子似乎是她一个人打理着,顾雁凌因于

    是第一次怀孕,各种身体反应都比较厉害,她几乎是出不了家门的。

    罗天运知道栾小雪在忙,罗天运也知道栾小雪一夜之间成为企业名星,他其实不希望栾小雪有这样的盛名,他很想去看看她,很想告诉她,越

    是盛名之下,越要低调行事。

    当然,他更担心栾小雪在这种盛名之下,心大了,野了,也散了。因为以前,栾小雪会时不是给他发发信息,无论他回与不回,她都会告诉他

    ,她遇到的快乐之事。她是一个把快乐让他分享,把委屈和痛苦独自承担的女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